搜索

9258

主题

哈巴雪山

滇峰哈巴-我的第一座雪山

[复制链接] 查看:25999 | 回复:8
发表于 2020-11-3 19:52 1 只看该作者 | 倒序浏览 | 只看本帖大图
本帖最后由 darmou008 于 2021-1-11 20:46 编辑

【因缘】

时间倒回到一年多以前的国庆,我和阿黏从雨崩徒步完,回到香格里拉住了2-3天。然后从香格里拉乘班车到白水台,当天又从白水台包车到哈巴村。当时有一点点冲动想爬哈巴雪山,但是没有做任何准备和攻略,不知道全程需要多少时间。结果到哈巴村一打听,发现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够了,只好在哈巴村住了一晚后就离开了。

插一段去年写的游记: 早上7点,我们在哈巴好四驿站醒来,窗外天色阴沉,淅淅沥沥下着小雨,果树和菜园里一片湿漉漉的。想着此时雨中的哈巴村一定别有一番风味,于是起床,穿上衣服,撑伞走出去。拴在路边的马在雨中默默地吃着草料,冷不丁拉出一大坨热乎乎的马粪,堆在路上,日复一日,被雨水冲刷,晒成干粪。我走到高处,望着烟雨朦胧的哈巴村,鸡犬相闻,女人们在准备早饭,男人们换上做事的衣服,开始一天的活计。8点多,雨势渐歇,浓密的云层里露出少许阳光,照在哈巴村上空和两座山之间,因为还有星星点点的雨滴,便形成了壮观的双彩虹。

我回客栈吃早饭。有一大帮人准备登雪山,男男女女还有小孩,像是亲子游,他们把行李交给马夫,装袋放进竹篓,然后绑在马背上。此外,马夫从客栈打包了很多新鲜食材上山,有蔬菜,鸡和羊肉,全部驮去大本营。从海拔2400米的客栈出发,走约7-8个小时,穿过原始森林,然后到达海拔4000米的大本营,休整几个小时,第二天凌晨3点多出发冲顶。哈巴雪山是众多山友人生中的第一座雪山,往返要4天,可惜我们这次时间不够,遗憾地擦肩而过。”

虽然那一次我与哈巴雪山擦肩而过,但是搜集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,等着下一次来完成心愿。转眼到了今年9月初,去爬哈巴的愿望突然强烈起来,于是我上网搜集详细攻略,准备装备,订车票,确定那边的疫情状况,所有都准备好,就等着国庆出发。




【准备】

首先,体能方面的准备排在第一位,这大半年来,我一直坚持健身,同时连续跑步有3个多月。我相信体能的准备应该够了。

其他方面,例如平时积累的徒步和爬山的经验,这些我都没问题,就不在话下。当然更重要的是,对爬山发自内心的喜欢,而非为了完成一个目标,为了去打一个卡那么功利性。关于装备方面,后面附了一些贴士,当然更专业又细致的网上有很多,就不再啰嗦,直接快进到启程出发吧。




【启程】

10月2号,中秋后的第二天,我早上5点半出门,打车去广州南站。的士开到进站口高架桥下,桥上堵满了车,司机把我放下。我一前一后背着两个包,沿着高架桥步行到进站口。站内人山人海,我草草吃了份早点,没等多久,发往大理的动车开始候车,然后我们上车,6点50多准时发车,以平均250公里的时速一路向西。列车穿过两广广袤的平原和丘陵地带,大概中午12点多驶离百色境内。然后穿过几个长长的隧道,车外的风景突变,先前连绵不绝的喀斯特山丘和漫无边际的甘蔗林不见了。山的骨架变得更雄壮,一条条深邃的山沟蜿蜒曲折,山沟的田里铺满了金灿灿的稻谷。天空变得更蓝,云也更低了,说明已经进入云南。经过昆明时突然变天,天空乌云密布,列车一头钻进了雨中。

10个多小时的行程,我无事可做,吃东西,看书,睡觉交替着,在两节车厢中间做了几组深蹲,让双腿保持一定的运动量。下午5点半,抵达大理站,下车登记入境,然后立马打车去古城,可谓无缝接驳,因为我预定了7点半去丽江的班车。2号一整天都在车上度过,从早晨5点半启程到晚上10点到达丽江,将近17小时。

这一晚入住丽江古城内的一家青旅,原本想着在青旅找人拼车去哈巴村,结果没人要去。于是我立刻联系哈巴的客栈老板,他帮我安排了一辆拼车,明天早上8点半,在楼外楼酒店停车场等。






【抵达哈巴村】

3号早上7点半,我来到拼车的地点,找到司机,把包裹塞进车里,一种类似五菱宏光的农用面包车。一起拼车的还有另外5个人,2男3女,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来,临时组成的小分队。将近9点时,车终于开出了,下一站哈巴村。

从丽江去哈巴村的路况不太好,因东环线拓宽施工,实行交通管制,加上各地来旅游的私家车,一路极其拥堵。我们的车在虎跳峡的盘山路上走走停停,我一边看NBA总决赛,信号断断续续,画面时不时卡住,一个挑投或一次扣篮定在半空。车行驶到中虎跳的时候,比赛已经失去悬念,索性关掉直播,欣赏车窗外壮阔的风景。疲惫和下午热辣的阳光让人似睡非睡,车子在拧麻花的山路上七拐八弯,摇摇晃晃到了哈巴村。

中午1点左右,我一人在好四驿站下车,其他人继续前往他们的目的地。人称四嫂的驿站老板娘喊我吃饭,我狼吞虎咽吃了两三碗饭,回房休息片刻。3点半换上跑鞋和衣服,沿着哈巴村的马路跑步,让身体尽快适应当地环境。哈巴村海拔2600米,跑起来异常费劲。跑了一个小时,天色渐晚,温度越来越低,我停下脚步回客栈,接着来了几组无氧训练,结束拉练,已经到了晚饭时间。晚上和客栈老板及工作人员一起吃饭,五菜一汤,很丰盛很地道。











【去大本营】

4号早上,6点半起床,几组热身动作让身体激活。收拾好上山的装备,把多余的寄存在客栈。吃完早饭,行李交给向导兼马夫,9点钟出发前往大本营。同行的还有5个伙伴:增城大驴希望兄,天河警官阿sir,信贷操盘手杨帅,以及行走的零食袋和行走的药箱喜妹与小牛,我们临时组成一个徒步小分队。经过5-7小时的跋涉,先后抵达海拔3900多米的新大本营,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好四本人。

一整个下午无所事事,我爬到营地后山的树林里,寻找不稳定的信号源,发一些照片给阿黏,一边在寂静的树林里徘徊,调整呼吸也调整心情。6点多营地开饭,有鱼有肉,一桌7-8个人围着吃,热气腾腾。饭后,营地头领好四给每个人分配冰镐冰爪,安排1对1协助,然后讲解工具如何使用,以及要注意的安全事项。7点之后,天黑下来,晚上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,似乎每个人都心事重重,仿佛第二天要奔赴前线的士兵一样,让阴沉沉的营地气氛更显凝重。伟德国际平台气温骤降,我们只好钻进木棚,强迫自己上床睡下。几个德国人睡在我们上铺,他们显然不习惯这没有夜生活的夜晚,折腾了一会才老老实实地躺下。外面很快安静下来,隔壁灶台木柴燃烧噼啪作响,不充分燃烧的烟熏味让人有点透不过气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冲顶】

我整晚一分钟都没睡着,看着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,数过的羊已经漫山遍野,但就是无法入睡。估计是激动紧张兴奋加上轻微的高山反应同作用的结果。凌晨两点不到,陆续有人起床收拾,德国人也开始活动。我穿好衣服,套上两双袜子,戴上打劫帽和头灯,由于没睡,身体和意识有点恍惚。喝下两碗红糖粥,略微清醒了些,不管行不行2点50都要出发。

我的协助是汉族人,姓王,50来岁。他可能知道我走的比较快,开始跟着大部队,穿过一小段冷杉林和灌木丛之后,进入大石板路段,王师傅加快速度,我紧跟他的脚步。很快我们把大部队越甩越远,回头看身后,山坡上闪烁着蜿蜒的灯火,像小时候正月里舞龙灯的景象。4点多,山上下起了雨夹雪,随着海拔升高,风越来越大,劈头盖脸吹来,迅速带走身上的热量,一停下来就浑身哆嗦,后悔衣服没带够。

5点20,海拔升到4700米,身后的大部队已不见踪影,我们走到天然大理石路段,米白和琥珀色的石面出现结冰,反射出黎明的幽光。登山杖没法使用,改用冰镐,但没有穿上冰爪,以为在石板上不好走路,其实应该尽早穿上。结冰的大石板是最难熬的一段路,我们手脚并用,有时匍匐前进,我脚下打滑摔了两次,幸好双手迅速抓住岩缝,虚惊一场。大石板路费了不少时间,也耗尽了体能,转眼东方既白,天色大亮,但风雨还在继续肆虐。在背风处,我赶紧补充能量,喝几口热水,不然体力透支加上失温,会导致高反加剧。

将近7点时,我们第一批队伍到达5100米的雪线。此时,由于雨雾和汗水内外夹击,让我全身透湿,导致我的身体出现了明显的高反状况,王师傅看我嘴唇发紫,脸色难看,几次劝我就地下撤。我内心也挣扎了一番,觉得还可以再冲一冲。但必须再补充一点能量,同时穿上雨衣,阻止横风夺走更多的体温。随后穿上冰爪,一鼓作气,迈向最后一段大概1.5KM长的大雪坡,正是传说中的绝望坡和月亮湾。我踩着脚下的万年冰雪,一步一步往上挪,看见顶点越来越近,双脚瞬间充满力量,越走越快。

大约8点20,我们第一梯队先后抵达终点,我和王师傅第三个登顶,和我们同时登顶的还有一只大狗,它没有高反和疲惫的迹象。然后我们匆匆草率拍几张照片,在大部队抵达之前开始下撤。下山后回看王师傅拍的照,着实有点惨,只是当时没有心思去纠结这些。从大雪坡下撤的过程,痛苦和恐惧让人崩溃,稍有不慎就可能滑坠,等待你的结果是粉身碎骨。我紧绷着神经走完似乎没有终点的雪坡,下到雪线临界处。随后像行尸走肉一般,走完大石板和碎石混杂的路段,反复折磨着膝盖,最后穿过湿漉漉的冷杉林,这中间不再有任何力气和兴致拍照留念,目无旁视,除了走还是走,唯一的念头就是快点回到大本营。出发前还提醒自己登顶时带一块小石头回来作纪念,结果也给忘了。

11点50回到大本营,换掉湿衣服,吃药钻进被窝补觉。随后,陆陆续续有人回到营地,各个几乎都被雨淋透湿,损耗半条命。尽管狼狈,但我们冲顶的5个人全部登顶成功,只有天河区阿sir因为高反严重,没有随队出发,一觉睡到天亮,然后提前骑骡子下山了。另外5个德国人,有2个登顶,另1男2女中途下撤。

下午3点,我的体能恢复差不多,收拾行李,让骡子驮下山,我们每个人骑一匹骡子冒雨颠簸下山,5点半回到哈巴村好四驿站。

话说其他人对此次旅程最大的感触就是痛苦和狼狈,并发誓以后再也不碰雪山,不知道这个“毒誓”有几分可信度。对我而言,天气好坏看运气,但这一次不是终止,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,下一座雪峰在哪?我还没有答案,走着看吧。

















【回程】

6号上午,登山小组的伙伴们先后离开哈巴村,我则跟随老板娘安排的中巴坐到中途的虎跳峡下车。打算再徒步一段虎跳峡高路路线。

中午12点,我在虎跳峡11公里处下车,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。我沿着通往永胜村的盘山路步行,到预定的客栈预计要4,50分钟,为了节省体力,我边走边打电话给客栈,问老板是否有车可以来接一下?客栈一开始说没有车,只能自己走上来。过了一会,客栈打电话过来说有车正好从外面回来,顺便捎上我,于是很快便到了茶马客栈。话说,我去年从中虎跳徒步到纳西人家,中途路过茶马客栈,留下过良好的印象,所以趁这次机会来体验一次。午饭后,没有别的急着要干的事情,在休憩和酝酿的窗边坐下来,窗外正是这一年的秋天。秋季,这早已不再是一个特定的收获的季节,更多的人在所有的季节里收获,收获时的沉甸甸和之后的空落落不再集中于此。

休息了片刻,我又背着一个小包出门,沿着高路路线晃悠,一直走到天黑才返回。摘抄那天的朋友圈,大致如下:

走了14KM高路徒步路线到天黑,一路有零星的狗叫声回荡在黑漆漆的峡谷中。夜宿永胜村茶马客栈,枕着奔涌的金沙江水入睡。

清早,窗外雾雨蒙蒙,隔壁传来高仿版张国荣《倩女幽魂》的歌声,不出意外,又是几个广东佬游客。收拾好行装出发,还有半天脚程可到上虎跳桥头镇。”

7号早上,山中下起了绵绵细雨,也分不清是雾还是雨,树林中湿漉漉的,我告别客栈,朝着纳西人家的方向走去,终点是桥头镇。

由于我背着两个包,登山杖在哈巴雪山下撤时丢了,加上道路泥泞,因此走起来有点吃力。走了大概半小时,在一个路口出现岔道,我判断失误,选了错的那条。然后发现越走越往下,越看越像放羊人走出来的小路。我又固执地不想原路返回,预估只要翻过头顶上方这片百米来高的树林就能回到正道上。我手脚并用朝上攀爬,在陡峭而湿漉漉的树林里扒出一条路,费了好大劲才回到正确的高路线上。除了偶尔拍几张照,我一路几乎没有停歇。正午12点,到达纳西人家客栈,收住脚歇一会,顺便炒两个菜,填饱饥肠辘辘的肚子。

虎跳峡的精华路段是中虎跳那一段,从纳西人家到桥头镇的风景比较普通,我埋头赶路。后面的路途,天公不作美,雨越下越大,几乎没有停过。我和那些走在山路上的马一样,浑身湿哒哒,在满是马粪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,只想快一点结束似乎没完没了的路途。

终于,3点多走到了公路上,雨依然在下着,路上只有我一个行人。雨水冲刷路基和山体流下的泥浆顺着沥青路面流淌,被疾驰而过的汽车溅起“浪花”,无情,冷酷又狂野。此刻的我像一个漂泊的漫游者,不知道雨什么时候会停,也不知道路途的终点在哪,令人忧郁茫然,像走在自己的梦里面,脱离了所在的空间。

忘了过了多久,我身后不远出现了一个和我一样赶路的驴友,于是我们结伴同行,走到桥头镇镇上,又很快拼到一辆面包车,前往丽江。

由于疲惫,加上浑身湿透很难受,我改变行程,没有继续赶路去大理,而是选择在丽江留宿一晚。以最快的速度到客栈脱掉衣服,洗个热水澡,身体才慢慢恢复元气。

第二天,也就是8号一早,我搭最早班的火车去大理。花半天爬了苍山,再最后一天早上去洱海边晨跑10几公里,算是把大理的旅游精华以最快的方式体验了一遍。并于9号中午,坐高铁回广州,为这一趟旅途画上了句号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2人 评分 查看全部评分
  • pzhatht
  • zhb001
1人点评 收起
  • darmou008 续上... 【吃住】由于我这次是自由行,没有报商业团,所以我直接上网搜“哈巴好四驿站”,据说是哈巴最早做登山驿站的。然后和老板娘预定登山名额,价格公道。老板娘人称四嫂,热情大方。吃的方面,饭菜都是真材实 ... 2020-11-3 20:35
发表于 2020-11-3 20:35 2 只看该作者
darmou008 发表于 2020-11-3 19:52 [

...


续上...

【吃住】

由于我这次是自由行,没有报商业团,所以我直接上网搜“哈巴好四驿站”,据说是哈巴最早做登山驿站的。然后和老板娘预定登山名额,价格公道。老板娘人称四嫂,热情大方。

吃的方面,饭菜都是真材实料,味道也很好,每顿都吃撑到,这一路再也没碰到第二家那么合我的胃口。出发去大本营的早上,老板娘特意给我装了早餐剩的玉米和鸡蛋,当做路上的干粮,很暖心。另外,我们在大本营的一顿晚餐,吃得也非常丰盛,记得有鱼头豆腐,猪脚炖萝卜等几个大菜。

住的是农家乐类型的家庭客栈,该有的都有,我单独一间房,都包在登山费里面。

总之,吃住和登山费用都挺划算。值得推荐。好四驿站的电话:18608872938



















【准备指南】

个人装备:

必备:50L背包及防雨罩(老驴建议60L以上驼包),冲锋包30升左右,冲锋衣裤,抓绒衣裤,保暖内衣,登山鞋(要防水),排汗保暖袜子,手套(防水保暖),雪套,头巾,帽子(要能遮住耳朵,最好打劫帽),雪镜(墨镜),登山杖,头灯,防晒霜,唇膏,保温水壶,电池若干(温度低,电池消耗大,灯头相机电池多备)以及个人洗漱用品,药品零食,还有身份证,银行卡,现金(不需要太多,也没地方花),相机等。

个人药品:

个人常用药品:红景天(提前2-3天服用)百服宁镇痛片(高反头疼必备药品),墙裂推荐香港产的必理通药片,缓解高反和感冒发烧很管用。

驿站提供药品:消炎药,肠胃药,感冒药,跌打药及维生素,棉布,绷带,葡萄糖。

PS:图片是我们的坏天气的哈巴VS别人的好天气的哈巴。

最后特别鸣谢:哈巴好四驿站



发表于 2020-11-4 16:35 3 只看该作者
精彩好贴必须顶一下
发表于 2020-11-4 16:44 4 只看该作者
白雪皑皑,连里一片
发表于 2020-11-4 17:29 5 只看该作者
支持一下,同时也提醒一下,文中楼主一直多次重复自己走的快 甩掉大部队。 这个很不可取,爬山速度不是最重要的,爬山最重要是自己舒适的节奏。 还好你高反的比较轻不严重,最终成功上下去下来。
1人点评 收起
  • darmou008 登顶过程走得快,一个原因是协助的向导一路催,歇一会就催快点起身继续走,不过也和自己急于想做先锋队的心态有关,下次吸取了教训。 2020-11-4 20:52
发表于 2020-11-4 17:31 6 只看该作者
您这是自助登顶吗
1人点评 收起
发表于 2020-11-4 20:45 7 只看该作者
依莎喀穆 发表于 2020-11-4 17:31 您这是自助登顶吗

不是,有一对一协助,应该好像不让自助登顶,容易出事
发表于 2020-11-4 20:52 8 只看该作者
wlkstc 发表于 2020-11-4 17:29 支持一下,同时也提醒一下,文中楼主一直多次重复自己走的快 甩掉大部队。 这个很不可取,爬山速度不是最重要的,爬山最重 ...

登顶过程走得快,一个原因是协助的向导一路催,歇一会就催快点起身继续走,不过也和自己急于想做先锋队的心态有关,下次吸取了教训。
发表于 2020-11-7 16:29 9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darmou008 于 2020-12-10 13:31 编辑

再续几张图...哈巴,虎跳峡和苍山途中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|
Baidu